文创企业成本花在哪儿

AG贵宾会注册

2018-10-10

  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CEO杜军最近给公司员工平均涨薪500元,他坦言感觉到了压力。

这家公司创立于1992年,以原创动画为主业,是中国“老牌”动画民营企业之一。

  “我们是动漫企业有优惠征税政策,动漫制作这部分的增值税按3%算。 衍生品、动漫周边这一部分,之前是要求按17%来缴税,今年5月1日后已经降到了16%。 版权、授权等都按照6%增值税税率来算。 ”杜军说。   “现在最大问题就是社保费水涨船高。

人力是文化创意创业企业的主要投资,占据总投入的80%左右,我们公司一个月的社保差不多100万元。

”杜军说,“从导演、编剧,到建模、绘画、后期的剪辑配音……”  杜军算了一笔账:青青树的一名普通成员工资为1万元,按照改革后的政策,拿到手的工资8000多元。

职工自己需要支付1000多元的社保费,公司要为其支付3000元左右的社会保险金。

  由于自身的公司属性,青青树少有增值税抵扣项目。

“我们是文化创意产业,和生产型的企业不一样。 我们没有什么进项,因为不需要采购什么东西,80%的支出都是人力。

”  杜军介绍,青青树的收益来源于电影票房、版权、衍生品、游戏4个模块,其中电影票房是主要来源。

“首先票房要交一部分增值税,除此之外还要交基金等其他款项。

”  根据票房分账规定,总票房中需要扣除5%的电影发展专项基金和%的税费,剩下的钱院线和影院拿走50%左右,制作方最终分账约为33%。

“如果我的成本是6000万元,差不多要两亿元的票房才够回本。   此外,“我们自己做的《魁拔》电影已经成为一个IP,可以和游戏公司合作。 前年、去年IP的价格太高,今年就没人买了。

游戏不上线,买了IP也没办法转换成钱。

”  如果这样的情况没有改变,杜军可能会缩小公司人员的规模,尽可能外包到成本更低的地方去,把主要产能转移到三四线城市或是国外。

  外包是解决当前困顿的“速效救心丸”,但治标不治本。 杜军细数外包的几大影响:一是核心和代工分隔两地,管理难度上升在所难免;二是开发周期也会因此拉长;三是外包方的代工质量也需要仔细考量,不合格的部分需要后期修复。

“动画不是真人演,完成之后还有机会再改,但修改的成本也很高。 不光是金钱,时间上也是,尤其是文创产品,如果周期过长,可能会把观众的期望磨空。

”  根据项目的大小,杜军现在将一部分业务外包到日本、朝鲜,但他还是希望将整个产业链留在中国,“像动漫这种人力密集型的产业,我们其实更应该担心被国外抢走市场”。